美国经济与货币政策:升息时候到了吗?

2020-07-30 作者: 围观:531 88 评论

Joseph G. Carson美国经济学家暨董事-全球经济研究

美国5月就业新增人数不振,使得联準会官员再度更改原本于「未来几个月」升息的论调。明显地,联準会不断随着经济数据起伏而立场摇摆,已是自乱阵脚。联準会对于充分就业与物价稳定设有目标,却又不断修正、取消,甚至不予理会,对于景气循环的非线性特徵与整体市况似乎也欠缺深入了解。令人遗憾的是,这样的决策思维与立场反覆恐怕还会持续下去。

美国经济公私部门的表现有别

这波景气循环的表现儘管并非大好,但联博认为,市场、甚至是联準会对于经济数据的分析与报导有失公允。

根据各界广泛报导,过去6年实质国内生产毛额(GDP)平均达2.1%,是战后时期最缓慢的一次经济复甦。但许多人不知的是,GDP成长率的组成并不寻常,细分后可看出,私部门GDP过去6年年增3%,但公部门GDP却以每年1.3%的速度萎缩。

综观历史趋势,公部门GDP长期平均成长率为2.3%,但在这波景气循环里却出现萎缩。反观私部门GDP目前成长率达3%,与长期平均的3.8%相去不远。更令人惊讶的是,相较于以房市为成长引擎的2002-07年週期,目前私部门的成长率甚至还出现小幅超越的情况(图一)。联博日前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资深官员会面,席中提及景气循环公私部门成长分歧的现象,并与2002-07年循环比较,但其中一名官员似乎不太明白,原因可能是他不知有此现象,或者未以公、私部门的角度分析经济表现。

联博认为,以公、私部门分类之所以重要,关键在于,联準会若决定调整官方利率或注入流动性,对私部门的影响最深。

美国经济与货币政策:升息时候到了吗?
图一:私部门经济表现超越前次景气循环
劳动市场:失业率的神奇数字是7%、6.5%还是5%?

经济表现未经正确报导或全面分析,劳动市场的回升力道亦遭到低估。比方说,美国经济自2009年起复甦,至今新增共1340万个工作,相较于2002-07年经济扩张期新增620万个工作,整整多出一倍(图二)。受惠于私部门新增就业人数的强劲带动,失业率已从高点10%降至5月的4.7%,反观上次景气循环的失业率最低点在4.4%。前联準会主席柏南克(Ben Bernanke)前几年的话犹言在耳:一是,失业率若降至7%左右,即代表就业市场已有大幅改善;其次,失业率接近6.5%时,联準会将考虑调升联邦基金利率。而仅在半年前,联準会对充分就业的预估是失业率达4.8-5.0%,5月失业率更一举缩小至4.7%,均低于前述目标数字,但联準会迟迟没有作为,让人不禁要问决策者:「时候到了吗?」

令人诧异的是,联準会主席叶伦(Janet Yellen) 5月初出席费城世界事务协会(World Affairs Council of Philadelphia)演讲,讨论到就业报告时竟未提及5月失业率。这点令人感到意外,因为2013年3月时,叶伦在全国商业经济政策会议协会(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 Policy Conference)演讲时曾说:「联準会研究后认为,失业率可能是现阶段就业市场情况的最佳指标。」

联博亦认同上述看法,且经联博研究显示,失业率的大幅增减,重要性更胜影响失业率的背后原因(例如新增工作增加或减少,或是劳动人口增加或减少)。换言之,光看劳动人口与家户就业数据的逐月数据,会有大幅起伏。

数据大幅起伏的原因包括:数据採样有难度;準确度不够;劳动人口因季节关係时而大增大减,故须调整季节变动因素。因此,最重要的数据仍是失业率,劳动人口与就业情况的逐月数据最终会消化成失业率走向。

叶伦不提5月失业率下滑0.3个百分点至4.7%,或许是考量到这是劳动人口萎缩的结果。但这个现象并不少见。根据联博研究指出,自1960年以来,共有33个月(不包括这次5月)的失业率改善了0.3个百分点以上,其中失业率与劳动人口同步下滑的月数共17个月(超过半数),而隔月失业率上升0.2个百分点的月数只有8个月。有鉴于此,6月就业数据显得更为重要。若失业率维持不变,则可能有损联準会的公信力。

美国经济与货币政策:升息时候到了吗?
图二:新增就业人数:比上波景气循环多出一倍以上
通膨目标化机制──目标仍是2%?

在此同时,联準会持续认为尚未达到2%的通膨目标。叶伦亦担心,石油等大宗商品若出现跌价,再加上美元相对强势,将延后朝通膨目标2%前进的进度。核心物价通膨率过去一年达2.2%,但上波景气循环的平均为2.1%,最高点出现在2006年,达2.5%。而且在上波景气循环中,大宗商品价格攀升,油价原本每桶25美元,到週期尾声时冲到130美元的高点。

从历史经验可知,每次通膨循环的态势不尽相同,有的受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的带动,有的则是集中在服务业,这次景气循环即是如此。目前的服务业导向通膨週期导因于国内因素,突显出劳动市场愈来愈吃紧,且高技能人才愈来愈短缺。

综上所述,在失业率达4.7%、核心通膨率达2.2%的背景下,联準会明显已达到充分就业与稳定物价的目标,但对外却表示还没有。换句话说,「升息时候已经到了!」联準会多数决策者应该及早体认这点,否则在经济接近充分就业、资产价格处于高档的情况下,若持续採取激进的货币立场,有可能会导致经济与金融不平衡,进而削弱了联準会力保的经济复甦。

看更多联博研究报告: www.ABglobal.com.tw

或听听联博怎幺说

联博投信独立经营管理。联博证券投资信託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市110信义路五段7号81楼及81楼之102-87583888。

本文件所含资讯反映联博于所列文件编製日之观点,其资料则来自于联博认为可靠之来源。惟联博并不对本文件内任何资料之正确性为任何陈述或保证,亦不保证这些资料所为之任何估计、预测或意见将会实现。本处所表达之意见可能在文件发布后随时变更。本文件资料仅供说明参考之用,在任何状况下都不得视为投资建议。请注意,此中文版本之翻译评论仅用于提供资讯。翻译之内容本质上或有定义未能完全符合原文之处,原始之英文文件将作为澄清定义之主要文件。本文提及之经济走势预测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绩效,基金投资风险请详阅基金公开说明书。

[A|B]是联博集团之服务标誌, AllianceBernstein®为联博集团所有且经允许使用之注册商标。

©2016 AllianceBernstein L.P. ABITL16-0616-01

相关浏览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