泪忆2岁女揹书包在办公室等妈妈…托育政策与民间严重脱钩是大问

2020-05-22 作者: 围观:574 28 评论

不能不工作,也没人可以来帮忙早点接女儿
只好硬着头皮,跟老师要求延托
于是便出现了这样的场景…

文/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

常有人问我,为什幺当初女儿DAHLIA抽到新北公共托育中心,却只托了1个月就主动签退?我总是回答「才去第一个月,就因为肠病毒跟流感分别住院两次,实在无法这样向公司请假,撑不下去!」然而,托育的时间对上班族父母不友善,也是一大关键。

拿我所在的新北市为例,公托的时间大概到下午5点,延托可到7点,但基本上抽籤的时候,管理单位都会明示暗示「尽量不要这幺晚」,老实说,能配合的家庭,大都是家里有长辈可以帮忙接送,我是独自扶养小孩的单亲妈妈,不能不工作,也没人可以来帮忙早点接女儿,只好硬着头皮,跟老师要求延托,于是便出现了这样的场景…。

小DA的公托是在小学内,当时,就算我每天傍晚6点準时下班,坐当时仍很便宜的Uber冲去学校,还没6点半,整间国小暗摸摸,只剩唯一那间公托办公室还有灯光,走进屋内,就看到一个满脸无奈、勉强堆积出笑容的老师,与背着书包、有点小可怜的女儿。

那时,女儿还不会说话,不知道她在办公室待多久,就算是30分钟好了,面对人家一个个被父母接走,外面的灯光越来越少,揹着包包坐在沙发上,才2岁的她,是不是感到特别寂寞,担心妈妈不会来接她呢?

然而,6点下班在私人民营企业来说,已经算早的了,当时我的公司离公托也不远,这样杀过去不到6点半,我的孩子就已经是最晚回家的,何况是其他没有长辈亲属帮忙的上班族父母?

当然,我知道老师也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,所以不是要苛责老师,而是政府鼓励生育的大方向,老是跟社会脱节,这些官员应该亲身体验「接孩子」有多幺终极杀阵,蜡烛两头烧,深怕一个赶不上就得罪老师。

我感叹着,政府老是用短效的政策奖励催生,却捨本逐末,没顾虑到低薪问题造就双薪父母,托育时间又不与民间企业配合,就算月费再便宜,我也宁愿多花钱,交给保母或私立托育中心,至少托育时间有弹性,我的孩子也不会揹着书包,呆坐办公室等人接。

生育下一代,是一辈子的担忧跟责任,那些官腔总说:「孩子是未来国家的栋樑!」可,现实状况是,父母们为了生活,必须把孩子在这边托一下、那边顾一会儿,这些得来不易的小娃娃们,竟像烫手山芋被推来推去,这样的托育乱象,到底能让谁安心生孩子呢?就算诞一胎给10万,都无法解决问题啊!

★ 我是不婚妈妈「焦糖绿玫瑰」,唱片线记者出身,现职专栏作家。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,心思细腻敏感的我,如何边工作、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?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:「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」粉丝团、「焦糖绿。玫瑰caramelgreen」部落格。

托育老师女儿妈妈时间焦糖帮忙父母孩子办公室公托
相关浏览推荐